旅行家专栏 > leyton的专栏 > 漫山岛

漫山岛

By leyton 2019-03-28
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    |    已有10512人阅读

要在苏州寻找野趣,最好的办法是出城向西,到太湖边的渔村看看。可如今,这个办法也不太能如愿。即便来到冲山半岛,见到太湖本尊,左右手边仍然是紧密的两层洋房,手工艺工厂,以及和农贸市场里一样,吆喝鱼虾生意的本地人。一般人到此也就死心了,不再强求精致的苏州展现别的风貌,但若固执,雇个船家,踏碧波白浪,驶向茫茫太湖里,便会来到漫山岛。

 

太湖五十余岛,人言七十二峰,但飘渺之下,多是些连名字都没有的土丘,不可能开发完全。漫山岛因此常年处于一个尴尬的地位,名义上是太湖第三大岛,距离陆地很近,实际没有通桥,没有路标,不问当地人,甚至都无法知道这个岛的存在。

 

但知晓之后,渡过太湖的选择还是很多的。早间晚间的准点大船,从不失约,是十分保险的选择,但没什么光泽的船身和船底,白色和绿色搭配,踩在甲板上就有一股铁锈味,颜值不敢恭维。有的老渔夫会用竹筏舢板,现在几乎已经没人会用它了,一棹一篙,笔挺身子,如水面步行,缓缓去往远处,但一有风浪,便不得不放弃如此冒险。船家的快艇是折中的选项,铝合金外壳,塑料内饰,在平静的湖面划开一线,加速到极致,风声水声耳边呼啸,护住遮阳帽,路途只消15分钟。


 

登岛的浅滩本没有路,有人到来,便修了路。木栈道悬空于滩涂上,红漆饰面,不会腐朽,因此走起来平坦稳当。就是突如其来的大自然太过热情,两旁芦苇挤向栅栏,延伸到栈道中间,又尖又细的枝芽触及脚踝手背,让都市来的游客不太适应。


 

好在不适应很快就会过去,只需拐个弯的功夫,遮挡视线的灌木红衫自觉退下,露出一汪清潭,三分屋舍,半幅蓝天。湿地稻田,白鹭青丘,太湖鹅排队飞入布置好渔网的池塘,啄食岸边的绿叶。脚下的栈道变成田埂,踩上去松软,给人一种亲切感,想要跑起来,到远处深处去看看。只是四周不见打理田地的农户,也没有承包池塘的渔民,手机信号不好的时候,城里人未必找得准方向。


 

但也不用为此担心,因为漫山岛的奇特地形会指引一切。岛的两边各有一座山丘,分立于南北,围拢中间空地,形成山坳,从空中看去,整体就像个随波逐流的青泥瓦盆。岛人随性,为两座山取了很直接的名字,“南山”,“北山”,使之成了天然向导,游客举目见山,便是路牌,也算省去问路指路的麻烦。

 

随性不单单体现在取名上,也在岛上人的生活里。平坦的山坳是开垦的最佳选择,岛人却只是简单划出几块鱼塘,就当维持生计,难得几处已经开垦好的土地,也任由杂草蔓延到狭窄的土路上,想走进一探也无从下脚。西装革履的客人见状,大呼浪费,并在心里计划起五年期的开发方案,运动短衫的人也觉得浪费,但他们是在后悔,没有将跑鞋或者山地车带上来,浪费了田间穿梭的机会。其实“浪费”二字,太过苛责岛人了。整个漫山岛上的原住民最多百来户,别说开垦荒地,能生存下来,已经很不简单,何况他们还建起南北两个村落,相安无事几十年。

 

南边的村子离对岸近,因此有城市的影子。参天大树荫蔽下,二层砖瓦楼临河而建,坐落在主干道旁,九十年代的挂历装饰着大门,好给外人一个美观的印象。码头边甚至有座小学,虽然只有两间教室,但不得不说小学选址巧妙,窗口看去恰好能隐约看到太湖对岸,这一来,想要走出小岛的雄心,也会由此点燃。可小学的建造者大概没想到,当年走出去的人越多,以后来读书的人也就越少,现在村子里仅剩老一辈,教室的墙角也生出苔藓。


 

再看北村,房子大多背后借山势,正面立围墙,圈地而建,大小不一,一派老岛主营寨的风格。北村人精明,不忘在门口抢占一块空地种菜,可苦了村里的道路,被一块块巴掌大的菜地,分割成九曲十八弯。村中有大户,独门独院,门楼上砖雕彩瓦,围墙高得看不见里面样貌,那是村长的家,讲究也多,比如门不能对着弯弯绕的路,专门躲到侧面,还要刻上“泰山石敢当”五个字,用来抵挡煞气。

 

按照道理,如此落后的村落,早就应该淘汰了,可谁能想到,它不仅留存至今,居然还引来岛外寺庙的俗家弟子,修建了禅房,不远处更是有全岛唯一的面馆,虽然老板同样随性,常常不见人影,但依然好奇,他们当初到底看中了什么。


 

不过,再往西走,来到最晚建立,却也最早没落的度假村,才知道曾经看中漫山岛的大有人在。桃红色的餐饮大楼,挂彩带的画舫船屋,混凝土防波堤围起深水码头,恍惚能看到满载的大船,日夜往来,只是,现在都成了废墟。码头飘来蓝藻的馊味,红楼里一片漆黑,画舫门边百事可乐的冰柜,玻璃碎落满地,防波堤年久失修,凹陷下去大块,唯有毛色黑亮的小狗,看见人来,还习惯性绕到脚边摇尾巴,讨要吃的。


 

全力开发的度假村,早已废弃;坚持靠拢城市的南村,风烛残年;倒是我行我素的北村,反而新生出禅意。越是先进的文明,在漫山岛上就越是失败。明明有这么好的天赋,山水,村庄,援助发展的人,随性浪费一个也就罢了,最后全都挥霍一空,真是个不求上进的地方。可是,整天守着天赋求上进,有趣吗?

 

据说,世上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天赋,但使用天赋的道路又有不同。有的路适应规则,抓住机遇,将天赋用在最需要的地方,飞往高处。有的路却同规则格格不入,爱剑走偏锋,只愿意将天赋用来把玩,但求随心所欲,无拘无束。前者站在高处,人人瞩目,后者隐于红尘,无人问津,久而久之,后者就被生拉硬拽起来,要他们也追随前者,永不许停下脚步。

 

漫山岛大概就在第二条路上,满眼都是天赋,却偏爱挥霍青山绿水,用它自己的方式过小日子,即便强行拖它起来,也得不到结果。这样也好,至少没有抢客源,宰客人,没有变得市侩,变得贪婪,没走上其他岛屿千篇一律的老路。游客之中,那些被天赋所强迫,不许停下的人,看到这种生活,应该也会试着停下,放下,试着挥霍一下吧。


 

漫山岛的栈道,大约有10公里,那天刚登岛的时候,想尽可能走完它,烈日下忙碌半天,汗水浸透衣衫,几近中暑,心中抱怨,所谓的野趣原来是无趣。可后来,坐到南村树荫里,卸下背包,同洗菜老人瞎扯,远望枯木平湖,另外半日的时光竟也不知不觉消磨了。果然,只有试着挥霍一下,天赋,时光,还有未经雕琢的自然山野,才会有趣起来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微信公众账号:“寻找旅行家”,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,欢迎关注,互动有奖^_^



上一篇: 隔世江之岛

leyton

喜欢用少量的旅行,配合奇怪的视角,以最实惠的方式制造胡思乱想。联合运营微信公众号:一人之家。小说《戏里佛》连载中。
TA的窝leyton

专栏最热文章

专栏其他作者

  • ???м?唐人立?????

    唐人立

    生于1989年的天蝎座,在大学期间走遍了中国东西南北,著有背包游记《一个人走世界——大学4年200城的旅行》,并曾在北京798举办个人影展“逃学去旅行——4年200城”,现在南京从事设计工作。
  • ???м?刘小顺?????

    刘小顺

    前电视台编导,2011年初辞职旅行至今,已出版两本游记,一边旅行一边写作,没有比这更好的生活。
  • ???м?十三疯?????

    十三疯

    混迹于北京胡同的非专业摄影爱好者,爱疯、爱玩、爱旅游、爱得瑟的玩世不恭老男孩儿,一直在路上、崇尚自由不羁的疯子。
  • ???м?魏蔻蔻?????

    魏蔻蔻

    生物科学博士,定居荷兰,现任医药产品研发及市场拓广经理;业余时间爱好写作,旅游;创办微杂志微蔻 (微信订阅号:WeiKoMagazine),关注中西文化教育和思维差异,分享留学定居海外的生态面面观。
  • ???м?何亦红?????

    何亦红

    资深户外旅行者、媒体人,摄影师、旅行作者,马上走旅行文化工作室创始人。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
页面底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