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图加载中...

loading

杜马盖地|二十摄氏度的冬季,潜入燥热的深海 #旅行比惨大赛

  • 出发时间/2019-01-18
  • 出行天数/10 天
  • 人物/其它

文|楔子

目录
正文:01-07段落
攻略、图片和番外:08段落及之后

背景音乐:Luis Fonsi/Daddy Yankee/Justin Bieber - Despacito

祝,阅读愉快

锡基霍尔岛邦劳 的船程需要2个小时,无聊的我开始打量起周遭。客舱不大,却一排挤了10个座位,以262的方式排列着,我们不幸坐在正中。黄皮肤的东亚人,白人老外和当地人差不多各占了三分之一。前方舱壁上的小电视里放着星球大战不知道第几部,客舱里充斥着轰隆隆的发动机的声响,所以没有人能听得到电影的声音,拥挤狭小的空间里多数人在低头玩手机。右手边的一对年轻情侣靠在一起用手机看着综艺,我偷瞄了一会,看样子像是欧美选秀节目,舞台上的选手妆容鲜艳,动作夸张怪异,评委们也不遑多让,不过才自我介绍的环节,两个人就被逗的一直在傻笑。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陆圆第一天跟我说的:“ 菲律宾美国 文化影响特别深。”透过椅子间的缝隙,看到正前排的男生手机举在面前,歪着脑袋专心地盯着屏幕,不时地左滑右划,“T字头软件?”这倒是启发了我,打开国内同款某T姓社交软件,周围竟然有不少人在用,不过距离都比较远,毕竟我们现在在海上嘛。随手翻看了几张,没什么兴致,就闭目养神了。

想不到的是,过了一会再打开时,收到了好几个“like”。
“这个还不错吧。”我问陆圆。
“还行吧,那你右滑试试?”

文|初探

迷迷糊糊望向窗外,一片幽森黑暗之中出现了一颗明亮的蝌蚪头样的建筑,我不由得一激灵,“港珠澳大桥?”急忙拿出手机咔擦拍了一张,照片高糊,不过好幸运,睁眼就俯视了世纪工程。“看见大桥意味着快降落了吧。”这时机长开始广播准备降落的通知,我抽了张纸巾用力擦醒了熟睡中流着口水的陆圆。

“要不是陆圆的怂恿,我现在大概率会在 摩尔曼斯克 零下30度的雪地里仰望欧若拉?”

2019的第一周,在一直把日期写成2018的不适应中度过。“分明不久前还在写2018的年度计划,怎么突然就2019了?”我向坐在对面的陆圆感叹时间飞逝,他心不在焉地“嗯”了一声,笔记本荧幕的光冷冷地散射在他的脸上,咖啡的热气慢慢的如游丝般消失不见,我无聊地开始刷朋友圈。“春节前去 杜马盖地 潜水怎样?”他这突如其来的这一问让我没反应过来,奇怪的地名完全没记住,只听到了潜水。“我计划好了去 摩尔曼斯克 看极光。”我微笑。他把屏幕转向我,“行程我已经做好了,你考虑一下,是跟团走马观花地溜一圈 北极 圈,还是跟我去热带享受二十度的冬天和人文的激荡?”说到“人文”的时候,他有一丝狡黠的微笑。我不知道是被他不容置疑的语气说服了,还是被眼花缭乱的潜水行程打动了,抑或是那狡黠的“人文的激荡”吸引了我,总之我乖乖上交护照,其余的一切行前准备都交给他包办了。

陆圆走南闯北十来年,算是个资深驴友,什么 汤加 里罗冒雪徒步差点阵亡,七一冰川滚下山坡大难不死,腾格里沙漠被千万只飞虫追咬的传说都给他增添了爱冒险的意味。还有什么走过30个省,睡过15个省的香艳传闻。当然这些都是同学聚会的时候听别人说的,自他去年年底来 上海 工作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。所以我对这次的旅行还是抱有很大期待的,看山看水看云看天看河看海都腻了,总要体验一点不一样的对不对?

上海 飞往 马尼拉 的国泰的航班只在 香港 转机停留一个小时,买了点吃的,去洗手间脱下秋裤就到了登机的时间。到达 马尼拉 机场的时候天还未亮,候机厅倒是热热闹闹很多人,在百无聊赖又昏昏欲睡地等了个4小时之后,我们终于坐上了晚点2个小时,前往 杜马盖地 的航班。

一路睡到降落。刚到机舱口,一股厚重的热气迎面而来,站在舷梯上看四周一片宽阔,这个机场只有一间平房作为候机室。陆圆被室内的旅游宣传广告吸引了,一只手抬着太阳镜虚着眼仰头看着,就在行李带开始转动的时候,他转过身来对我说,“好玩的路线我 都安 排了,不用担心。”

在这连续3程飞行之后,我是真的困得不行,到酒店之后倒头就睡着了。还没睡沉,半梦半醒之间似乎听到了断断续续的轻声呻吟,睁眼一看,心里一惊:陆圆裸身趴着,一个有些黝黑的 菲律宾 姑娘正背对着我俯在他身上…摩擦?然而再一定神,热血冷了一半,啧啧,这熟练的手法,专业的姿势,这并不好看的侧脸。呵,这小子这么会享受,才落地就定了个massage。既然不是现场直播加上困意依旧,我又继续睡死过去。

陆圆叫醒我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,“圆哥,你爽够啦。”我翻了个身不想起来。“上门massage才500p(1 菲律宾 比索=0.1289人民币),你晚上也订一个呗。”说着一个枕头砸了过来,“出去吃晚饭吧,饿死了。”

我们就近去了酒店对面的市场,很像小时候去的带有顶棚的菜市场,不过这里要丰富得多。卖衣服、日用、果蔬肉类的都有,让我吃惊的是竟然还有DVD租赁的小店,有一种到了很多年前的 中国 的恍惚。市场侧边有一排类似 关东 煮的小摊人头攒动,熏黑的天花板下挂着并不明亮的灯泡,墙上也满是油烟的痕迹,食客们围坐在摊位边有说有笑。我们随意挑了一家坐了下来,点了和大多数食客一样的食物。这是一份只要5p的盖浇饭,量很少,两三口就吃完了,特别在于浇头是可可粉冲的。我意味深长的看了小圆一眼,“味 道真 的有点奇怪啊。”陆圆笑着说:“说不定之后还能吃到可乐泡饭呢。”

看我们这么快吃完了,老板略带期待地问我们”Do you like the food?Good?” “Yes,We'll have another one.”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们的捧场打动了,老板热情的给我们介绍了当地哪些景点好玩,哪里是制高点可以俯瞰全城,临别的时候还主动提起要不要拍照留念。“Hope to see you again tomorrow evening.”

菲律宾 人英语太好了吧,虽然口音蛮重的,我有些没听懂。“离开摊位之后我们在附近溜达了一下。“ 菲律宾亚洲 英语普及率最高的国家,受 美国 文化影响特别深。”陆圆说道。“你看,那边理发店的广告用的都是欧美的明星,信天主教的人也很多。“

文|大海亲吻鲨鱼

回去之后我们早早的休息了,第二天凌晨五点就起床赶往码头,奇怪的是出来玩的时候早起从来就不是个障碍。
清晨的风微凉,下着小雨的天空并不通透,载着汽车的渡轮在风浪中摇得厉害,心里默默祈祷天气快点变好。到Oslob观鲸鲨的沙滩时,已经有不少人在等候,我们换上泳衣泳裤也加入了排队的行列。好在没等太久就坐上小螃蟹船下水了。

“这些鲸鲨每天早上过来在这弹丸之域接受投喂,好可怜啊。”涉水走向螃蟹船的时候我对陆圆说。
“我们这一批一批的游客不也是接受他们的投喂么,视觉上的。”

可能是好久没下水了,穿着救生衣我都觉得要沉入水底,完全无法放松,一直死死的抓住“螃蟹脚”。陆圆倒是如鱼得水,拿着水下相机一路跟拍鲸鲨。
“我数123,你用力扎进 水里 ,我帮你拍照。”奈何这救生衣浮力太大,相机里只留下我奋力挣扎向水下,张牙舞爪的样子。陆圆无奈的朝我摆了个再见的手势,又游向远处了。

“我看过大海亲吻鲨鱼。”
“可那又怎样呢?”

结束观鲸之旅后我们继续赶往墨宝,中午时分才到。接待我们的是一家中文潜店,老板是 广东 人,手底下的员工包括潜水教练都是本地人。这也是 菲律宾 当地的旅游接待常态,国人通过网络渠道招揽客源,雇佣当地人提供服务。吃完午餐稍作休息,我们就前往体验此行我最为期待的沙丁鱼风暴了。
下水前,在岸边遇到了两个正在玩耍的小男孩,毫无恐惧扑腾在海浪里,被卷走又冲上岸。海洋是他们从小的玩伴,自然了解,自然亲密,自然无所恐惧。

水下的世界安静得只听得见呼吸出的咕噜咕噜的声响,微弱的阳光穿过清澈的海水折射出明晃晃的一片光域,被厚重的海水包裹着有着一种奇怪的轻盈感,深潜的时候,我反而放松了下来。站在第三者视角上看,三人同游,我是被教练拖着往下潜去,陆圆在我们身旁跟着。不需要潜入很深的海底,不过水下5-6米,就是成群的沙丁鱼,它们在我们身边不断变换着队形,像水下旋风一样移动着,BBC纪录片里面的场景真实的发生在了我们眼前。我闭上眼,感受鱼群在我身边游过的水流,似乎我可以跟他们共游去另一个秘境。
“我也一定要去考个潜水证。”

“我们可以通过新的技能和装备看到更广阔的的世界。”在最后的旅行总结会上,我特别提到了这一天的感受。

文|潜入燥热的深海

短短半小时的体验深潜很快就结束了,返回到 杜马盖地 不过才下午3点,我们找了一家潜水店报名第二天APO Island Tour的行程去看海龟。回到酒店,陆圆拿出电脑开始处理工作。窗式空调吹出呼呼的冷风,陆圆敲击键盘的清脆的哒哒声,疲惫的身体和柔软的床垫,我瘫在床上,手机都不想碰,回想这一天的经历,这才是旅途中最舒服的时刻啊。透过防盗铁栅栏望向窗外,云层还是厚厚的,“看来是看不到日落了。”我说。五点多钟,天开始暗沉下来,我们找了一家海边海鲜馆,边大快朵颐,边希望着能看到哪怕一丁点落日的光辉。

次日,又是早起去往集合点,螃蟹船上满当当的 中国 人,昨天报名时看到的几个老外孤零零的被分到了另一艘船上。船员大多会几句中文,给我们指着:“香蕉、牛奶。”让我们随时可以补充能量。APO岛附近安排了3个浮潜点,到了岛屿附近,岛上的向导过来带我们去浮潜。向导黝黑瘦小,自我介绍的时候说他27岁,看起来似乎有35岁+了,真是风吹日晒催人老。

幸运的是,第一次下水我们就遇到了海龟,向导似乎比我们还兴奋,一直用不纯正的普通话喊着“海龟!海龟!”午餐的时候和他闲聊,得知APO岛有1900人,都是属于一个家族,其中有500人做游客向导,岛上有3个潜水店,整个岛都仰仗着旅游业,他自家有游船在经营。
很有意思的家族生态,因为旅游业发达应该也比较 富裕 。“他们赚这么多钱也没地方花啊。”我向陆圆感叹。彼时我们在返程的路上,和一群船员坐在甲板上吹着海风。“也许赚到足够多的钱就可以离开那座小岛了吧。”

玩了大半天大家都累了,躲在船舱里休息,船头甲板上只有我们两个和几个船员慵懒地躺着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们这次的行程,接下来准备去哪。船员James突然提起他们今晚有个Party,邀请我们过去玩,我以为是个生日派对,担心我们过去会比较尴尬,他解释道这只是一个年轻人一起玩的酒会。又坏笑着凑近对我们说,他可以帮我们介绍他的朋友,只要2000p。“这小子看起来不大,都开始做这种生意了。”我心里嘀咕。陆圆笑着看了我一眼,说一起呗。和James互留了 菲律宾 的手机号,约定好晚上9点联系。
“不会是卖器官的吧。”我忐忑地问陆圆。我心里是又期待见识下 菲律宾 年轻人的夜生活,又害怕。
”他应该只是想赚个抽成,别太担心了,哈哈哈。“

晚上James开车过来接我们去了一家酒吧,如机关似的入口在咖啡店吧台背后,墙面是绝对看不出来有出入口的,穿过旋转门,Despacito的音乐填满了并不大的空间,昏暗暧昧灯光下年轻漂亮的男孩女孩们无不泛着笑意,我们穿过人群走到了角落的卡座,James给我们介绍了已经到场的2位女孩和一个男孩,都是20出头的年纪。女孩A闪亮的眼影和大红唇和她棕色的皮肤并不是很相配,穿着修身露脐上衣挺身坐的笔直。女孩B还是一副学生打扮,跟我们打了声招呼就低头玩手机了。我和陆圆插空坐了进去,点了两杯dry martini。James拿来了一个转盘和好几种酒,转盘就是个喝酒助兴的工具,每人轮流转,其实变着花样喝酒:混酒、混饮料、一次多杯、两人同饮…几杯酒下肚觉得空气都燥热起来,大家也开始high了,不断起哄。看了眼陆圆,喝的分明比我多啊,面不改色,小子好酒量。James也很清醒得很,拉开了我,不知道从哪里掏出2个杜蕾斯塞给我,问我看上哪个可以带去酒吧后面的包间…

嗯~以上皆为YY。真相是,那天晚上我们没有打通James的电话也没有接到他的电话,我和陆圆只好在点评上找了个评分不错的酒吧听歌喝酒聊天, 杜马盖地 本岛的最后一晚就这么在听故事和讲故事的互动中过去了。我向他求证了那些色彩丰富的传闻,“不过是添油加醋讲了些大家想听的故事而已。”停顿了一会,他又补充说:“不过是添醋加油地吸引你出来玩而已。”
“F***!”

文|二十度的冬天

来到 菲律宾 的第四天,终于可以睡个懒觉了,一直到中午我们才乘船去 锡基霍尔岛

我是个废柴没有驾照,所以交通只能靠小圆租的一辆摩托。绕一圈总长72公里的环岛公路,主要的景点也就看全了。岛上的一切都透露着被海风腐蚀过的陈旧气息,摩托的速度让迎面而来的温热的风有了些许清凉的意味,不过依旧厚重。前方的空气不断被挤压,急切的找寻每一寸空隙逃向我们身后。环岛路上大部分的时间看不到什么人,我一直以为没有人的自然才是最纯粹的风景,可以享受安静和不受打扰的纯粹。

岛上最著名的景点要数树藤跳水和10米台跳水,而我们的经历只能用小圆安慰我的那句:“最好的风景在路上。”来概括了。树藤跳水被所谓的志愿者向导要了100p每人的服务费让我觉得很不舒服;到了10米跳台的时候,由于潮位低而关闭了,摆拍结束一转身随身包被一个老外误拿走……What a day……

剩下的一些景点我们商量之后没有再去,一路慢慢悠悠的乱逛,看到岔路的时候开进去,有时候不小心闯进别人的田地,也有无人的海边滩涂。不大的岛上很多教堂,恰巧遇到正在做礼拜的一所,教堂里传出来的赞美诗的美妙歌声让人流连,我们就停下摩托听完一整首。路过学校的时候小朋友们热情的和我们打招呼,放学了他们三三两两结伴走回家,一幅温馨安逸的小岛生活图景,我不敢打扰,偷偷在车上拍下了他们的背影。

只不过天公又不作美,看着满布的云,期待的落日又预料之中的泡汤了。晚上多数地方没有路灯,我们乖乖烤了些海鲜回到酒店。这是这趟旅途最有特色的酒店,海边悬崖4座独立房间就是这个酒店的全部客房,面朝大海的泳池,风景绝佳。清晨起来雾气弥漫,浅滩里满是捡海胆的人。只是晚上的氛围有点过于可怕,不明生物的叫声,白天很美的观景台到了夜晚就成了散发微弱灯光的可怖之地。在大堂吃烧烤的时候,遇到了另外几间房的住客,一看,3/4的间房都被我们国人占领了。

文|未完不再续

酒店太棒,陆圆有些后悔只在岛上安排了一晚,于是,第二天早上我们哪都没去,专心在酒店看海(只是因为懒)。

不舍地离开 锡基霍尔岛 ,在去往 邦劳 岛的船上,陆圆鼓动我右划的时候,我忍住了骂他虚伪。全部右划,然后直截了当的把他的微信发给了过去。“你们也在 菲律宾 旅游?一起来玩啊,V:*******。”
这又是另一段精彩的故事。

本次行程的最后一个潜水点是 巴里 卡萨断层。 巴里 卡萨岛是个赤道珊瑚岛,距离岛边沙滩仅几十米的地方,海底突然形成一个落差巨大的断崖,垂直下降3000尺。 巴里 卡萨跳岛一日游的行程还算丰富,在去往岛的路上有60-70%的概率可以看到海豚。当然这一切是听向导说的,我们去的那天大雨倾盆什么也没看到。不过次日的天气很好,从向导朋友圈看到了当日份的彩虹和海豚。
省去了和海豚共游的时间,我们早早到了 巴里 卡萨岛就餐。吃完午餐我们注意到吃剩下的饭菜被服务员打包了起来,向导跟我们解释,这是给船员吃的。船员的地位比较低,他们中午会在我们去潜水的时候吃我们剩下的饭菜。这个被 美国 文化影响如此之深的国家终究保留了令人惋惜的糟粕。

岛屿的另一边就是大断层,直接从沙滩下水,游了不过十几米,90度陡峭的悬崖就在身下,崖壁上满是珊瑚和各种生物,清澈的海水完全会让你有种在太空漫步的错觉。彼时,我想到了毫不相干的一句话:“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,深渊也在凝视你。”往下望去是一片泛着蓝光的幽深黑暗,似乎有一种吸力将你往下拉,还好有个教练拖着我,不然我会被这种恐惧淹没吧。

结束了 巴里 卡萨的行程,潜水之旅也就结束了。落日之旅似乎跟我们无缘,在 邦劳 岛的几天也都是没有落日的天气,阿罗那海滩的傍晚永远阴云密布。

文|最初和最后的落日

离开 邦劳 岛,就像绕了一个圈,我们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马尼拉
“终于回到了 大城 市啊,可真舒服。”连上酒店wifi的时候我感叹。
陆圆呵呵了一声,“你昨天的朋友圈还号称喜欢原始的自然呢?”
“我是喜欢长久饥饿之后的饱腹感。”

喂饱了自己的 中国 胃,我们来到 马尼拉 湾(Manila Bay)等待落日。虽然天气依旧阴霾,不过远方的乌云渐次散开,暖黄的落日慢慢地露出耀眼的光辉,慢慢晕开的暖黄给远方的山峰,海水和穿梭的轮船都染上了一层色彩。太阳从乌云中露出又消失于地平线,从延时视频里看,好似日出。
“最后一天终于看到日落啦!可算是圆满了,你真是个雨神。”
“哦。”

二十度的冬天就要结束了,体验和未曾体验的都是旅途的一部分,只是空气依然燥热。


攻图番|杜马盖地、Oslob鲸鲨、墨宝沙丁鱼

本篇游记共含7738个文字,97张图片。帮助了游客。 举报
相关目的地:菲律宾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
页面底部